烘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烘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乡最大大蒜市场日成交量仅是2009年三分之一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9:11:18 阅读: 来源:烘干机厂家

金乡最大大蒜市场日成交量仅是2009年三分之一

1万斤大蒜,天不亮就拉来,晚上七八点钟才走,但还是卖不动。在金乡大蒜市场上,受相关部门严厉打击炒作等调控影响,蒜价下跌后出现了交易量下降的现象。

通往金乡南店子市场的马路已经被运蒜车挤得水泄不通。 本报记者 刘红杰 摄

本报金乡6月6日讯(记者 刘红杰)1万斤大蒜,天不亮就拉来,晚上七八点钟才走,但还是卖不动。在金乡大蒜市场上,受相关部门严厉打击炒作等调控影响,蒜价下跌后出现了交易量下降的现象。

6日下午2点多,太阳高高地挂在头顶。在金乡,记者看到一辆辆满载大蒜的汽车停在通往南店子市场的路上。一蒜商说,这一段的车流长度足足有3里。

金乡蒜商刘国营坐在车顶上,顶着日头若有所思。“愁呗,好几个车拉来1万斤大蒜,天不亮就来,晚上七八点钟才走,但卖不动,没人敢要。我现在只想把手里的货处理了,不敢收了。”

不少蒜商都表示,今年大蒜商普遍没有出手。“我的很多客户今年都没有动静,不信你在市场上问问,大户都没有露面。”金乡县的大蒜经纪人老李说。

金乡县大蒜现货交易中心杨经理介绍说,现在,金乡最大的大蒜市场南店子每天有1000吨左右的交易量,而今年全县大蒜产量将达50多万吨,目前每天的交易量很小。“去年,南店子市场每天的交易量大概有3000吨,而今年的日均交易量却直线下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蒜市和股市有类似的地方,心理因素影响很大。今年收购价是去年的三倍,这让蒜商原本心里就没底,“相关部门调控政策的出台更加剧了市场的这种担忧。多种因素综合作用,造成了市场观望情绪比较浓重。”

不过,金乡县有关负责人说,“近日,县里召集全县的龙头企业和大户召开了会议,针对市场上传言国家将取消大蒜出口退税的说法做了澄清,鼓励他们一如既往地收储农民的大蒜,银行方面也将加大贷款力度。”

三部门调控蒜价新闻背景

三部门调控蒜价

近一段时间来,蒜价的暴涨和下跌成为了重要的市场新闻,引发了强烈关注。在这种背景下,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对散布涨价信息、恶意囤积、哄抬价格,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垄断货源、阻断流通渠道等违法违规行为展开专门行动。发改委等三部门下发通知,还派出调研组到各地进行调研。发改委相关人士称,在主产省主销省都发现一些炒作大蒜的线索。 (综合)

各方声音

蒜农:今年蒜价就应该高

金乡县马集镇蒜农老张说,今年大蒜理应价高。“今年成本高了,产量低了。我家一亩地就收了800多斤的干蒜,价格要是低了,我连成本都捞不回来。”

蒜农老苏两口子坐在路边等买家上门。 “今年人工成本涨得太厉害,去年挖蒜110元/天、120元/天,今年涨到200多元了,清地去年才500元,今年800多元了。”

蒜农王学永更直言:“只看到蒜价高,没看到蒜农的痛苦,每年挖蒜的时候,金乡的药店最畅销的就是止痛膏和止痛片,手腕、肩胛骨、腰、膝盖、脚踝,没有不贴膏药的地方,挖蒜的时候要跪在地里,那是一挖一磕头呀。成本高,产量减一半,蒜价理应涨。”

蒜商:圈地栽了跟头

金乡县蒜商张先生每年都要收1000多吨大蒜,现在还一个蒜头都没有收。“我不敢收,虽然现在还没有出具体的措施,但这是个政策导向,我有压力。”

和张先生比,他的朋友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他包了300多亩地,每亩3500元,已经交给蒜农1000元/亩的定金了。他算了算,他还要以800元/亩的价格雇人来收大蒜,然后运回来,再卖掉,加上运费、手续费,一亩地成本奔5000元了。费这么大工夫,每亩还要赔上400多元。”

金乡县有关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当地大约有1/10的蒜地被人承包。“今年不少包地块蒜商都栽了。”一蒜商称。

晚宴活动策划

店庆活动方案

成都庆典策划公司

智汇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