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烘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九城魔兽易主之殇警醒游戏代理制

发布时间:2020-02-11 03:30:15 阅读: 来源:烘干机厂家

随着6月7日零点最后时限的临近,网络游戏公司第九城市就要告别它运营了4年的网游大作《魔兽世界》,这一事件引起的纷争已经延续一个多月,目前尚未结束。今年4月,网易与游戏的开发商暴雪娱乐宣布达成协议,由九城运营的《魔兽》在6月到期后不再续约,转由网易运营。而《魔兽》一直是九城的主力产品,但现在却不得不接受收入支柱消失的局面。5月末,九城在上海起诉暴雪娱乐,缘由是财产损害和商业诋毁。有这一被动模式的范例在前,之后谁还敢轻言代理游戏大作?

游戏代理显出先天不足?

原本看上去毫无问题。九城在2004年获得《魔兽》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这也成为九城在该年底登陆纳斯达克的重大利好,此后的四年里,《魔兽》一直由九城代理运营,并成为该公司近90%的收入来源,为其积累起数亿美元和上千万的用户资源。

可偏偏就出了问题。因为以上所有美好的判断,在代理权即将消失的情况下都显得有些苍白,金山软件董事长求伯君曾经表示:“网游代理容易受制于人,只有自主研发才是帮助公司独立发展的上策”,似乎被游戏运营商广泛采用的“代理游戏——盈利——上市”路径正显出天然的不足。

不能妖魔化代理制

●艾瑞咨询分析师 赵旭枫

在没有积累的情况下,代理一款成功的游戏,可以帮助游戏运营商快速的培养用户,在很快的时间内把市场做起来,帮助企业迅速积累经验、人气和资金,当然,在我看来这也是游戏代理制唯一的好处。

●游戏公司蓝港在线CEO 王峰

不能因此就妖魔化游戏代理制,这种方式本身没问题,当然你可以说代理别人的游戏在先天就存在风险,代理方的确不能决定游戏运营权的去留。可是如果不代理《魔兽》,九城哪能发展这么快,可能连走到今天,遭遇到如此风险的机会都没有。

合作不深致开发者强势

●艾瑞咨询分析师 赵旭枫

九城和暴雪的纷争是个案。在中国市场,研发者和代理者之间好聚好散的例子不少,但那要建立在双方地位平等的基础上。强势的暴雪对于中国游戏市场肯定有更深考虑,它在跟九城合作之后,仍然希望把核心的运营和维护的业务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这表明合作还并不够深入,而一旦暴雪决定对中国市场深度扩张,它可以很轻松地选择下一任合作者。

●游戏公司51wan总裁 刘阳

代理者有时不得不面临部分不合理的霸王条款,比如辛苦积累的用户数据到底应该属于谁,比如玩游戏需要升级点卡时,控制权又应当属于谁,当然,这些在当初合作时都可以谈,只不过,如果代理商太需要某款产品,就必须同时接受霸王条款和风险。

代理公司的更换也给《魔兽世界》的玩家带来不便,抱怨一片。

谁还敢碰游戏代理制?

但不可忽视的是,在国内,并不乏同样践行“代理制”却发展顺畅的运营商,比如同样以代理游戏起家的盛大,现在不仅成了众多游戏的运营平台,参与各类游戏工作室的产品开发,更自主研发了多款游戏并打入海外市场,早已告别游戏代理商的单纯身份。

而对于更新兴的游戏公司来说,对代理游戏也多了一份谨慎,他们尝试选择“联合开发”的方式,拉近和研发者的关系,使游戏易主不太容易发生。

联合开发 多款代理

●51wan总裁 刘阳

其实大家都意识到有一些分散风险的方式,比如代理多款游戏,又或者在代理已经产生收入的情况下,积极研发自有产权的产品。

●蓝港在线CEO 王峰

人才紧随产品流失?

在九城和暴雪出现裂痕的同时,暴雪的下一位合作者网易也和九城传出了小小摩擦。据媒体报道,随着接手《魔兽》时间的临近,网易游戏上海客服中心开始大规模招聘相关人才,而招聘地点就紧邻九城办公室,网易的招聘启事还特别注明“将优先考虑有相关工作经验者与熟悉《魔兽》、愿扎根游戏行业者”,明显针对九城老团队,对此,九城则对媒体回应说,将会妥善安置和挽留员工。

而艾瑞咨询分析师赵旭枫却认为,一旦游戏易主,依附于这款游戏产品的人员流失变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所谓挖墙脚在此时顺理成章,不裁员,也许反而无意义”。

观点:人员流失无需紧张

●艾瑞咨询分析师 赵旭枫

在网络游戏这个行业,人才流动和产品更加紧密相连,很多人工作多年,熟悉的都是某一款产品。所以,当游戏代理权发生变化时,人力资源的控制看上去风险更大,其实也称不上是风险,本着对股东负责的原则,一些员工的离开对企业的成本控制也有利,不需要太过紧张。

深圳注册公司企业

注册公司材料

深圳筹划税务如何合理避税

工作签证作用

筹划税务费用

广州注册公司

深圳工作签证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