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烘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英金融时报中国是零售商必争之地

发布时间:2020-12-25 17:05:38 阅读: 来源:烘干机厂家

早在香奈儿(Chanel)、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和蒂芙尼(Tiffany)在一些中国大城市开设超大型门店之前,人们就发现了中国作为购物大国的潜力。1840年,一个英国人曾在书中写道:“如果我们能够说服所有中国人把他们的衬衣下摆加长一英尺,我们就能够让兰开夏的工厂昼夜不停地运转。”

如今,尽管兰开夏的工厂可能早已不复存在,但中国消费者购买衬衫、奢侈品等一切商品的意愿,正在为全球零售商提供着支撑。

高档男装品牌Hugo Boss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克劳斯-迪特里希 拉尔斯(Claus-Dietrich Lahrs)表示:“眼下,中国对非常高端和昂贵的商品极其感兴趣,而对于与此完全相反的商品也是如此。”

私人股本集团Permira持有Hugo Boss部分股权。今年头9个月,Hugo Boss在华销售额增长73%,并声称将进军中国“几乎所有”人口超过500万的大城市。

很多奢侈品牌也在重复这样的故事:博柏利(Burberry)将其股价的上涨(以及随后的下跌)归因于中国,尽管中国仅占该公司销售额的10%。

曾几何时,路易威登销售额的很大一部分来自日本,如今,该集团将目光瞄准了中国人。与当初的日本人一样,这不仅包括在国内市场购物的中国人,还包括在海外购物的中国人。

分析师认为,这种强劲增长具有抗跌性。汇丰银行(HSBC)估计,过去4年,全球奢侈品牌在华销售额每年增长逾30%,远远超过收入的增长速度,表明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仍可能继续增长。

今年3月,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发布了一份报告,预计到2015年,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支出将每年增长18%,达到270亿美元左右。届时,中国将超过目前最大的奢侈品市场日本。

这不仅仅是名牌服装和手袋的问题。IGD的分析师表示,2015年,中国杂货市场总规模将超过1万亿欧元,高于去年的5970亿欧元,超过美国8430亿欧元的估计值。受这些因素的推动,以美国沃尔玛(Walmart)和法国家乐福(Carrefour)为首的国际超市已大举进入中国。

上海中国市场研究集团(China Market Research)主管雷小山(Shaun Rein)表示:“全球所有跨国公司都在涌入中国,试图抵消销售额下降的影响,但现实是,输家可能多于赢家。”他的新书《即将消失的廉价中国货》(The End of Cheap China)即将出版。

沃尔玛的全球收入为4200亿美元,这让75亿美元的在华收入显得微不足道,但这家零售商正以每年17%的速度在华扩张。此外,中国零售行业进行整合的时机已经成熟,一旦实现整合,沃尔玛和家乐福将从中受益。相对较晚进入中国市场的乐购(Tesco)在中国仅有不到100家大卖场和“生活方式”商场,该公司还组建了一家合资企业,以拓展零售空间。

然而,这条路远非一帆风顺。今年第三季度,家乐福宣布其在华门店的同店销售额略有下滑,同时沃尔玛与重庆相关当局发生纠葛,因有人指称,沃尔玛销售的普通猪肉被贴上了绿色猪肉的标签。此事导致沃尔玛在重庆的13家门店在一夜之间关闭,两名门店经理被捕。

沃尔玛随后宣布,该集团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和一名负责人力资源的高级副总裁“因个人原因”辞职。

此外,中国内地市场仍非常分散。中国内地最大的5家超市连锁的市场份额总计不到10%,而香港为76%(香港反垄断当局对市场集中提出了抱怨)。但即便在东南亚国家,这一比例也达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

外资企业也在与中国打交道的方式上犯了错。尼尔森(Nielsen)大中华区负责零售业务的总经理达勒-普雷斯顿(Dale Preston)表示,人们仍停留在“如果我明天再开一家店,销量就会飙升”的思维上,而不是考虑消费者想要什么。

赖因表示同意:“外资企业没有迎合当地消费者。”他列举了一系列的失误,从玛莎百货(Marks and Spencer)销售式样肥大、俗气的大号服装,到DIY商店百安居(B&Q)给人留下货品卖得比同行贵的印象。

赖因表示,这全都源于对中国消费者的误解。例如,他认为玛莎百货的目标顾客是年纪较大的女性,而目前有钱消费的却是年轻女性。

那些介于奢侈和廉价之间的品牌,比如Gap,则错过了机会。

赖因表示:“所有人都在谈论庞大中产阶级的增长故事,但没有一成不变的中产阶级。人们将会羞于被视作中产阶级。他们更愿意认为自己即将成为富人。”

外资企业还面临扩张等方面的困难。由于在上海等一线城市接近饱和,零售商和制造商正进军人口庞大、但财富水平较低的二三线城市。

风险咨询集团德安华(Kroll)商业智能主管梅尔文-格拉平(Melvin Glapion)表示:“这是西方品牌正开始费力的地方,因为在那些城市没有足够多的顾客愿意购买这些品牌。”

西方品牌面临的另一个困难是,尽管中国增长强劲,但从制造业增长减缓到工厂关门等各方面的经济动荡开始显现。消费者开始削减支出和买便宜货。

尼尔森的普雷斯顿表示,高通胀(尽管目前有所缓解)改变了中国人的购物方式。除了减少购买奢侈品、外出吃饭和旅游次数以外,消费者还越来越多地在售价低廉的网上购物。

富人们也不反对便宜货,尽管他们更有可能前往海外购物。去海外购买设计师商品,可以让他们觉得很有面子,尤其是只有去巴黎、纽约或东京才能买得到的商品。由于国内的高税收,这些地方的商品价格较低。

这也是香港从购物者的扫货场所,变身为一系列炫目大品牌所在地的原因之一。

但所有这些困难并不足以吓退乐观的零售商,尤其是在传统的购物场所欧洲陷入更深层次的恐慌、以及美国复苏尚未确定之际。

杭州处女膜修复去哪家医院好

斑秃的病因和预防护理

湖北下肢静脉曲张溃疡

达拉特旗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