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烘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常态下调结构才是货币政策重点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3:29 阅读: 来源:烘干机厂家

新常态下调结构才是货币政策重点

丛屹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   吕随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副主任

在上周正回购利率大幅下调20个基点后,9月23日,央行继续进行14天期正回购操作,操作量为180亿元,较上周四增加80亿元,中标利率为3.50%,与上周持平。  而在此之前的9月16日,有消息称:央行将分别对五大商业银行每家提供1000亿元的SLF(常备借贷便利),期限为3个月。9月18日,央行将14天期正回购利率下调至3.5%,向市场传递了宽松信号。而央行此次公开市场操作并未释放明显信号,而是采取以量增价平的方式,维稳目前资金面。  货币政策框架转型  近年来,央行偏好使用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陆续出台新的融资工具,以新型货币政策工具替代准备金率等传统工具,撬动资金存量。  作为传统货币政策工具的必要补充,SLF于去年年初创设。除上周消息中的5000亿元SLF之外,前一时期,央行推出PSL(抵押补充贷款),作为基础货币投放的重要渠道。与此同时,SLO(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也于去年出现。  此前,北京中金公司发表的研究报告称,央行货币政策框架正在转型,转型的核心是从传统的利率管制加数量调控向更多借助市场的价格调控转变。相应地,货币政策目标、传导机制和操作工具都在发生深刻变化。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丛屹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SLF和SLO等都属于金融创新产品,主要针对银行的流动性应急需求使用,是央行对冲流动性紧张的一个措施。SLF主要用于平滑短期流动性,属于数量型操作手段,在结构调整方面更有优势,从运行机理、操作方法、适用性范围及效果来看,与降息、降准等属于总量调控的价格型操作工具不同。  丛屹认为,在利率市场化改革尚未完成的阶段,从当前中央调结构的政策目标来看,相对更为灵活的数量型工具的应用显然更合适。他向本报记者解释道:“数量型工具在定向释放流动性的同时,可以附加一些结构性的要求与条件,例如支农支小等,此举将更加准确地提供流动性的方向。”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系副主任吕随启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央行不断创新货币政策工具,通过公开市场业务来实施货币政策,而不再是一味地降息、降准,基础货币投放渠道开始变得更加多元化,说明货币政策的实施机制相对于以前更为科学。  针对“此次投放5000亿元的SLF近似降准0.5个百分点”的说法,吕随启同样认为,SLF不能等同于降准、降息。作为定向操作,SLF的使用对象主要为政策性银行和全国性商业银行,而降息影响的是全部金融机构的存贷款定价。在对货币市场利率的影响上,SLF也远不及降息对于存贷款利率的影响直接和有效。此外,相对于降准来说,5000亿元SLF的投放只是缓和资金的短期紧张,直接增加部分金融机构流动性,而无法改变资金紧张的趋势,属于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而降准则能改善银行的整体资金运用能力,影响范围更大,影响力也更为持久。  结构调整是重点  针对三季度以来的经济数据远远低于市场预期的局面,吕随启表示,货币政策应当继续维持稳健,不应受宏观数据下滑的影响,从长远来看,更为重要的是坚定不移地推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货币政策保持平稳才能有利于长远目标的实现”。  吕随启认为,当前的货币政策不应盲目追求短期效果,“短期内靠增加流动性的注入,即使维持了增速上涨,也是一个‘打鸡血’的效果,是不可持续的,且长久来看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能得不偿失”。他提到,执行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的战略,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个代价就是GDP的增速放缓。在他看来,为高增速而放慢结构调整的步伐,“从战略上来讲并不合算”。  丛屹持相同观点,他表示,我国要实现年初提出的GDP增长7.5%的目标,从近期金融数据来看,压力不小。他认为,从大的趋势判断,我国目前处于增速放缓阶段,同时在政策上又放弃了过去总量刺激、通过大量信贷投放来拉动经济增速的做法,而是更多地瞄准于结构性调整,而结构性调整带来的增速放缓属于合理现象。  丛屹告诉本报记者,从2012年开始,货币政策,尤其是信贷政策,作为总量调控的效率已经大大下降,以简单刺激来拉动实体经济的增长在当前形势下是不现实的,只会让结构更加偏失。据他介绍,2013年3月人民币贷款新增1.06万亿元,一季度人民币贷款新增2.76万亿元同比增长14.9%,然而根据当时业界的粗略估计,所投放流动性的一半进入了房地产行业,还有1/3进入了短期贷款,出现了“拆东墙补西墙”式的刺激效果,实体经济中中长贷的比例大幅下降,也就意味着资本市场的配置很难倾向于实体经济。“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使现在继续沿用传统的总量调控思维来执行货币政策,也只可能导致一个结果:资产价格再泡沫化一次。”他说。  在丛屹看来,从过去的实践来看,当前的经济形势下,信贷投放已经不能正常地促进实体经济增长:5月和6月的定向降准等定向宽松刺激,仅带来了短暂的经济反弹,单纯注入信贷资金,已不能持续推动经济增长。  丛屹认为,从长远目标来看,下调利率,降低融资成本是有必要的,但在当前结构偏失的情况下,条件尚未成熟,“当前状况下,降低利率产生‘吹泡泡’的作用可能更为明显”。他说:“当前我们必须先对实体经济及虚拟经济的关系进行一次纠偏,即推行结构调整,换句话说,也就是‘去泡沫化’,才能够在未来资本市场中让利率下降成为向实体经济倾斜的一种手段。”   丛屹建议,货币政策需要继续维持稳健,惠民生的社会投资可能是政府未来需要关注的领域;在产业方面支农支小,解决三农与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困境,淘汰高污染、高耗能的过剩产业,让产能过剩的行业和产业通过货币政策进行优化调整。

河北品牌T恤定制

河北T恤衫定做

冲锋衣订做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