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烘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失落的爱情素描爱情故事-【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6:32:17 阅读: 来源:烘干机厂家

现今/ 都市中的单身男女/ 皆自己所能/ 各有不同地/ 大方直接地追求心中的那份牵挂。而在过去,弈言也执着的喜欢那个长发女生萱茹

,用笔描绘深藏在心中的爱恋。在十年后的某一天………

A1雨后的正午,一辆开往这座城市的火车缓缓地驶入站头。当萱茹双脚实踏在这片土地上时,不禁闭上了眼睛,感受周围熟悉的气息。眉

眼微微舒展,洋溢着兴奋。

这是她从出生到大学毕业一直生活的地方。

离开家乡十年,萱茹已经在外省成家立业,现在是美术专栏的记者,还算与大学里学的广告专业有些关联。

此次回来算是出差,专栏上的特别版需要介绍这里的民间画廊。她便首当其冲,接受委派。

连续几天,萱茹在进行工作的间隙,也领略了家乡的变化。走进一家名为“缘人”画廊,女店主是那种即使有客人登门,也总是保持一副

忧愁的模样的人。

从进门开始,萱茹就感觉到背后有一双忧愁的眼睛在紧盯着自己,而当她回过头去直视女店主时。那人却又显露出尴尬地笑容。萱茹也极

不自然的抱以一笑。

这家画廊和前面走访过的几家都差不多,没有太多的新意。

萱茹合拢笔记本,打算离开。无意间滑落了圆珠笔的笔盖。她继续向前走了几步,俯下身去,捡起笔盖。倏的抬头,习惯地瞟了一眼墙上

的画。她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摘下眼镜后,用手轻揉了几下,再定睛一看,这是一幅记录了一个女孩在写生的场景。是并无异议的。

可画中的那个留着长发的女孩不就是十年前的自己吗?

岁月的印痕总是很清晰地刻露在女人的容颜上。但着毕竟是自己曾经的缩影。

“你认识她”是女店主的声音,明显夹带着试探的口吻。

萱茹本想脱口而出,自己怎么会不认识自己。可又一想,还是搞清楚这件事再说。

女店主小心翼翼的调整着这副画原本已经很端正的位置。她是我丈夫大学时的一位非常亲密的朋友,毕业后,他们失去了联络,整整有十

年了。

难道她的丈夫会是弈言………

B1印象中,弈言瘦长地身影经常活跃在校足球场上,与身高极不相称地是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班上一些霸气老陈的女生老爱调侃他,说是

和弈言站在一起,会有一种回到未成年的感觉。他总是用一笑回应。而萱茹眼中的这位大学时的唯一一个异性挚友。他平时有些沉默,但学习

上的任何事都有着比一般人刻苦的劲。毕业那会儿,萱茹选择了去外省发展。弈言则留在了本地。慢慢地失去了联络。萱茹试过各种通讯方式

,但怎么也联络不到对方。

A2萱茹卸下了不安与胡乱的猜想,就如同雨后又见彩虹的天空,明亮通透。她笃定的告诉女店主,画中的女孩就是大学时代的自己,并且

想要趁此会会数年未见面的老朋友。

女店主恻然转过身轻泣的反应让萱茹瞠目。

两个女人面对面的坐在茶桌前,桌上的檀香烛飘散着幽幽地暗香。

那你应该就是萱茹吧!你刚才进来时,我就觉得你很像画中的人。女店主不断地试去扑簌而下的泪水。

萱茹这时也知道了女店主叫心雅,是弈言的妻子。更令她幽咽的是弈言在一年前因患肺癌而撒手人间了。

B2学校临时举办的户外写生活动,美术系的每一个人都很勇跃参加,弈言给自己和萱茹一起报了名。

寂静的乡村替代了喧哗的城市,融进大自然的感觉就像变成了一只小鸟,欢腾而自由。近百只画架耸立在山野间,眼前的风光更是无限美

。大家都不愿忪懈,让美景从手中溜走。

萱茹的小腹突然剧烈的疼痛起来,她仍一手按在腹部上,一手握着画笔坚持着,额前的虚汗开始渗延。

“身体不舒服吗?”弈言察觉到萱茹的不对劲。

她咬着牙点点头。

“那我送你去医院吧!”在弈言的搀扶下,萱茹艰难的朝前挪动了几步。

弈言见此,便索性背起萱茹匆匆向附近的卫生所走去。萱茹被确诊为急性阑胃炎,需要留在卫生所输液,她的头斜靠在弈言的肩上睡着了

。整整一夜,弈言都保持着始终如一的坐姿,生怕惊醒她。还不时的斜着眼睛察看盐水的流动速度。

次日,好友雯拎着水果代表全班来看萱茹,弈言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示意雯小声。萱茹还是被扰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催促弈言赶紧回

基地休息。雯也一旁附和道,这里交给我吧!

“那我先走了弈言满是倦容地站起身来”,还不忘嘱咐雯,“昨天萱茹是晚上十点左右输完液的,相应的今天十点还有盐水要挂。”

雯动手削起苹果来,“萱茹,我~~”话刚要开口又被雯吞咽了下去,“噢,没事!

其实雯想告诉萱茹,弈言一直默默地喜欢着你,尽管自己也偷偷的喜欢着弈言,一些憋在心里的话实在想问。可是最后,雯始终没有讲出

一个字。

回到基地后,萱茹才知道弈言为此而感冒了。“你没事吧!”萱茹伸手过去摸了摸弈言的额头,披散在肩头的长发瞬间轻抚过他的面庞,

“还好没有热度”。他出神的凝望这萱茹,“怎么了,不认识了吗?”萱茹的手在他的眼前挥摆。弈言抿笑着。爱情的萌芽早在他的心中滋长

,而注定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A3外面又飘起了雨絮,心雅捧着茶杯把目光投向了窗外,萱茹也垂下了头对着杯中沉淀的茶叶梗许久沉默无语。

“他(弈言)一直深爱着一个从不知道他喜欢她的人,那就是你。”心雅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萱茹的惊讶,更确切的说是难以置信。她和弈言的友谊会蒙上一层爱情的色彩。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妒忌一个我未曾见过面的女人,但她却是我丈夫一直无法忘记的人。”

“他向你提起过我”萱茹问道。

“在他生病以后就更多了……”

萱茹又一次哑然了。

他叨咕的最多的便说你,总喜欢把头发披在肩头。

萱茹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发梢不禁连想到,弈言曾透露过喜欢长发的女生。没想到,竟会是自己。

“他是被自己的懦弱所厄杀的,我也成了他父母催促下婚姻的牺牲品。”萱茹注意到心雅说时在“我”字上特别强调。

萱茹的心灵在感受着震撼,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上天给予的一种残酷按排,心雅无疑是最不幸的。

“我很多次都想离婚,可是到真正下决心时,他却患上了绝症我又……”这时,她又哽咽了。“我对他是有很大的抱怨,甚至是恨。但在

他生病时,我发现自己仍很爱他,需要他。

萱茹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抽噎不止。她从来都不知道在上写生课时,会有一双殷情的眼睛时刻的注意着自己,用笔描绘着自己,

而这幅画也只是其中的一张。或者一开始,她根本就把弈言当做朋友来看待。

心雅淡淡的舒了口气,“你结婚了吧”

“我已经有了一个3 岁的儿子。”

“噢,祝你幸福。”这是心雅把萱茹送到门外的最后一句话。

萱茹顶着细雨,披散在肩头的长发在微风中舞动,双手把手袋紧紧地依畏在自己胸前。里面装着一幅弈言亲笔为自己画的画,这不仅是对

故友留念,更激荡起她心中从未感受过的悲凉。

B3耳畔响起那句,“怎么了?不开心”很奇怪的是,萱茹情绪低落地时候,她一定会去找弈言倾诉,而弈言总是会用一杯汽水假意挡住自

己的脸,然后,扯着嗓子细声细语的逗乐萱茹。“怎么了,又是俊惹你生气了?”俊是萱茹的男朋友,现在的丈夫,是这所大学英语系的。

“还是你了解我,知道我最爱喝这个。”萱茹接过汽水拍了一记弈言的肩膀。

弈言舒心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对你我就可以无话不说,做真实的自己,而和俊在一起我总觉得很拘束。”萱茹侧着头茫然的看着弈言。

“因为……因为……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呀”弈言刹时变的吞吞吐吐起来。

“我想也是这样”

弈言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两只手紧紧的合捏在一起,萱茹是无法体会到他内心的痛楚。一种埋藏在心底的暗恋。

时间总在悄然飞逝,最后的毕业照像,留下了他们的笑容。在萱茹的毕业册上,弈言写下了意味深长的9 个字,一路顺风,愿友谊长存。

现在回头去想以前的点滴,原来自己身边会有一个如此珍爱自己的“朋友”。而女人在那时会变得比较迟钝。

A4在工作将要结束之前,萱茹特意回了一趟大学时代的母校,校圆沿路两侧一片葱笼,却掩盖不住一颗颗年青活热的心。去寻觅停滞在十

年前的那段友谊,才发现一切都记刻在心里。

也许,当时弈言向自己坦露心声 ……

也许,自己会比较敏感一点 ……

也许…… ……

但人生又有几个也许呢?还是珍惜现在拥有的吧!

在将来萱茹生活的地方,正有两双期盼地眼睛在等待着她。

PSE认证机构

除尘雾炮机厂家

在线总氮检测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