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烘干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国第一皮条客段芝贵用自己小妾向袁世凯行贿-【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32:33 阅读: 来源:烘干机厂家

导读:提起 名人,人们不会不知道段祺瑞,但是段祺瑞有个叫段芝贵的族叔,知道的人可能就不多了。而正是这个段芝贵,因为被喻为 初期「政坛第一皮条客」而臭名远播,所以,史书上反而称段祺瑞为「大段」,称段芝贵为「小段」,似乎隐含了对其的不屑与讽刺。

1870年,段芝贵出生于安徽合肥一个衙门差役家庭,其父段日升是合肥县衙门的一个差役。后来,段日升离开衙门进入淮军,成为一名军官,曾任南澳镇总兵,其间认识了 ,这为段芝贵后来的经历埋下了伏笔。段芝贵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是一个肚子里有点「之乎者也」的人。同时,由于出身衙门差役家庭,他对官场上的那些腐败,打小就耳濡目染。所以,这个段芝贵,外表看上去相貌堂堂,骨子里却有圆滑钻营的坏习气,拍马屁更是他的看家本领。 末年,朝廷有个规定,差役之子不准参加考试。因为当时段芝贵的父亲段日升还在县衙里当差,这个规定对于段芝贵这个「有志」青年来说是横在前进道路上的一座大山。于是,他愤而辍学,经人引荐,到当时的达官显贵李鸿章开的义和典当铺做了一名跑腿的学徒,也就是家奴。

在李鸿章这个大官身边做事,段芝贵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打小就刻苦钻研而颇有心得的那些溜须拍马的看家本领,果然深得李鸿章器重。1885年6月,倡导洋务的李鸿章在天津创办了北洋武备学堂,段芝贵凭著自己在李鸿章身边钻营的积累和在私塾里学到的那点功课,如愿被北洋武备学堂第一期录取了。毕业后,段芝贵先被李鸿章留在武备学堂担任教员,后又同李鸿章之子李经方一起,被派赴日本人士官学校深造。

用「美人计」小试牛刀

1892年冬,段芝贵从日本留学回国后,供职于朝廷军械局。1895年12月, 趁甲午战争后淮系军阀衰落之机钻营,打着「强兵御侮」的旗号,开始在天津小站组建自己的势力——新建陆军,开始了北洋军阀集团的创业工程。善于投机钻营的段芝贵通过关系,迅速投靠到 的新建陆军,谋得一个督操营务处提调兼讲武堂教习的职位。但一心想着继续往上爬的段芝贵并不满足于此,针对袁世凯的贪财好色,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段芝贵经四处打探,买了一名美貌名妓,送入袁世凯的怀抱。果然,不到半月,段芝贵就连升两级,从督操营务处提调兼讲武堂教习,提任督队稽查先锋官,再任步兵第二营统带。

这一招「美人计」旗开得胜后,段芝贵趁热打铁,对袁世凯更为慇勤了。他每日早晚都要去给袁世凯请两次安,并施跪拜之礼。袁世凯心里受用,但嘴上却故意问:「吾闻人子对于父母才是朝夕请安,吾非汝父,何必如此?」段芝贵顺竿就爬,马上献媚:「生我者父母,培植我者公也。公若不弃,请即收吾为儿。」说罢,就是三拜三叩头,认了袁世凯为「干爹」。袁世凯也高兴,将段芝贵视为嫡系心腹,保荐他升任天津巡警道。尝到甜头的段芝贵,为此曾总结:这世间的男人,不管他的官位有多高,权力有多大,有几个能过得了美色与金钱关呢?只要拿捏好这两点,自己在今后的仕途中定能飞黄腾达。于是,在这种「觉悟」的指导下,段芝贵不仅纵情声色,还自编自演了一出献妾求官的「性贿赂」丑剧。

献妾求官丑闻

1907年,庆亲王的儿子、时任农工商部尚书及御前大臣的载振,出使欧洲考察回国,路过天津。袁世凯暗示段芝贵好好招待,段芝贵一听,便心领神会。在洗尘宴上,为了讨得载振欢心,段芝贵千方百计邀请当时天津「著名戏剧演员」杨翠喜前来唱戏助兴。这个杨翠喜可是非同寻常,不仅花容月貌,而且天生一副好嗓子。她14岁登台演出,一下子就红了。据说她曾经深得李叔同的赏识和爱怜,自然也把载振给迷得半截身子都软了。接下来,一切顺理成章。段芝贵趁热打铁,以十万大洋的高价将杨翠喜买下,送给载振。不久,东三省改设督抚,段芝贵自然是破格提升,被任命为署理黑龙江巡抚(代理)。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位红艺人冷不丁离开舞台,不可能没有动静。很快,事情被载振的政敌侦知,御史赵启霖一封弹章上去,载振有麻烦了。好在袁世凯属于那种特别会办事的人,他手下的干将自然也不差。在朝廷派人调查之前,天津警察杨以德,已经安排了一位盐商王益孙,也是杨翠喜的旧交,出面顶杠,一时间,神不知鬼不觉,杨翠喜回到了天津。而查案的人,原本就不乐意接这得罪人的买卖,拖拖拉拉,等这边所有的事都安排好了,才到天津寻访。结果,载振什么事也没有,御史赵启霖反倒丢了官。只是,这事动静忒大,即使把事抹平了,人言却抹不平。段芝贵的封疆大吏只好暂时不做了。

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段芝贵虽然因为性贿赂丑闻而被朝廷定为「永不叙用」,但在袁世凯面前,依然是颇得宠信。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袁世凯逼迫宣统帝退位,从孙中山手中接过临时大总统的桂冠,跟着他的人个个封爵授勋,段芝贵也时来运转,起死回生了。因拥戴有功,段芝贵被袁世凯封为第一公爵,武卫右军右翼翼长。次年,他又升任袁世凯的驻京总司令官,继任拱卫军总司令。1913年秋,段芝贵又授陆军上将军衔,任陆军第一军军长,后在1914年改任湖北都督,授彰武上将军和镇安上将军。

段芝贵级别虽高,能力却不见得如何。所以,当时也有很多官员都「不尿他这一壶」。例如,他在东北担任东三省军务兼奉天巡按使时,就曾被张作霖设计撵跑。那些靠实力起家的军阀都对他的那些作为嗤之以鼻,把这个人讥讽为「草包」。袁世凯倒台以后,段芝贵转而投靠皖系段祺瑞。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后,段芝贵任皖系一路军总司令兼京师总司令。皖系失败后,段芝贵隐居于天津租界,1925年3月患脑溢血一病不起,黯然离世。

干细胞治疗不孕不育吗

中国最好的干细胞医院

宫颈癌免疫疗法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