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干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烘干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希腊不可能复制阿根廷奇迹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8:11 阅读: 来源:烘干机厂家

希腊不可能复制阿根廷奇迹

6月17日,希腊第二轮大选尘埃落定,支持紧缩的新民主党和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阵营成功赢得议会多数席位,并有望完成组阁,这使希腊短期内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锐减。受此鼓舞,全球金融市场“涨”声一片。与此同时,悲观的声音也不绝于耳。很多学者认为希腊留在欧元区并非正确的选择。纽约大学鲁比尼教授便指出,希腊的根本问题是资不抵债,如果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无论是潜在的债务重组还是财政紧缩,都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希腊若想彻底走出危机,必须尽快恢复国家竞争力以实现经济增长。而在欧元贬值和内部贬值均不易实现的情况下,退出欧元区并使本国货币大幅贬值无疑是希腊的最佳选择。  历史上确实有类似的成功案例。2002年1月,面对不断飙升的融资成本和IMF苛刻的救助条件,无力偿还外债的阿根廷政府宣布放弃盯住美元的联系汇率制,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70%以上。尽管2002年大幅衰退10.9%,但阿根廷经济很快便触底反弹。从2003年到此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阿根廷不仅连续5年实现了8%以上的高速增长,还成功地通过债务重组,在2006年之前偿还了所有的拖欠债务。鲁比尼教授指出,尽管希腊“退欧”会造成市场的短期动荡,但如果希腊能效仿阿根廷,采取适度的债务重组和短期管制措施,便可以将损失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进而在长期内获得远大于成本的收益。  然而,这种观点似乎误读了阿根廷的成功。阿根廷的确依靠出口迅速恢复了经济增长,但货币贬值并不是阿根廷的救命稻草。本身特殊的产业结构以及外部需求的高涨才是阿根廷经济迅速复苏的决定性原因。阿根廷是一个大宗商品出口国,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豆制品出口国,素有“大豆共和国”之称,玉米、蜂蜜、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也在国际市场上占有重要地位。21世纪初,伴随着发达国家的经济繁荣和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崛起,大宗商品尤其是农产品需求进入扩张周期。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2002-2008年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整体上涨了近两倍,其中占阿根廷出口25%以上的大豆价格更是从100美元/吨飙升到500美元/吨以上。正是在这种旺盛需求的推动下,阿根廷的大豆等大宗商品出口才能获得年均10%以上的增长,进而带动经济迅速复苏。  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希腊很难再像阿根廷一样,赶上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未来五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仅2%-3%,远低于2003-2007年间4%的平均增长率。随着发达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一再恶化,全球总需求可能进一步萎缩。更重要的是,希腊不是阿根廷。即便外部需求强力复苏,希腊也难以复制阿根廷的成功。  首先,希腊的出口增长潜力远不如阿根廷。阿根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国之一,但希腊缺少像阿根廷那样富有竞争力的出口产业,近十年来其年均出口增速不足5%,贸易逆差占GDP的比率一直维持在10%左右的高位。  其次,希腊过于依赖进口,货币贬值会带来较严重的负面影响。希腊进口占GDP的比例已经连续13年保持在30%以上,其中约有60%是初级产品进口。如果货币大幅贬值,一方面会显著推高企业的生产成本,导致更多的加工制造企业破产;另一方面可能会引发严重的输入型通胀,加剧国内的经济和社会动荡。  第三,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也就自动退出了欧洲的自由贸易协定,且可能招致其他欧洲国家的贸易制裁。希腊的主要出口市场是欧洲,据OECD统计,2011年希腊出口的51%都流向了欧盟国家。希腊退出欧元区之后,将丧失欧盟内部的一些补贴和优惠条款。如果进入欧洲市场受阻,希腊的出口将受到重创。欧盟已明确表示,如果希腊退出并使货币大幅贬值,欧盟将对希腊施加同等幅度的关税以抵消贬值带来的出口价格优势。  第四,退出货币区和单纯的解除汇率挂钩有着本质区别。一方面,希腊已经放弃了本国独立的货币和支付体系,若退出欧元区,短期内的动荡调整可能比阿根廷更为剧烈和持久。阿根廷在宣布放弃货币局制度之后,货币汇率陷入剧烈动荡,贬值幅度一度高达300%,由此引发的银行挤兑和资本外逃迫使政府采取了“银行假期”等管制措施,金融系统基本瘫痪。希腊不仅难以避免相同的厄运,而且还需要承担重新印钞、重建支付体系等过渡措施带来的额外成本,这必将加剧短期内的经济紧缩,并为长期内的经济复苏增添更多的不确定性。  最后,希腊的主权债务问题远比阿根廷严重。根据IMF的预测,2012年希腊公共债务占GDP的比率将高达172%,这几乎相当于2001年阿根廷的3倍还多,希腊债务违约对私人部门资产负债表的直接冲击必定会远远超过阿根廷,进而限制私人部门的需求复苏。进一步看,2011年希腊的外债占GDP的比例高达152%,超出当时阿根廷的两倍以上,这显著增大了债务重组谈判的难度。阿根廷的债务重组花了3年多时间才彻底完成,希腊的债务重组可能会更加漫长。这必然会阻碍希腊国际市场信誉的恢复,使其难以通过吸引外资、增加投资来推动经济复苏。  综上所述,希腊似乎不应幻想着复制阿根廷的奇迹。正如阿根廷前经济部部长卡瓦略所说:“十年前的阿根廷不应成为希腊退出的论据,很多经济学家误解了阿根廷。”

女士衬衫批发

天津订制棉袄

广告衫订制

北京西服定做